义乌投资客表示,唐龙至少有三亿元以上的窟窿

 房产     |      2020-03-27 07:19

企业联营模式是我们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做出的企业战略决策,目前,有温州投资商在现有6家骆豪服饰门店的基础上,继续扩大投资,有望开出13家门店。骆豪服饰董事长骆修亮在9月25日东阳举行的中国服饰品牌连锁经营论坛上向与会者分享联营模式的成果。

做体育服装的李宁通过新入股的快意节能子公司,也要进入房地产开发市场了。据快意节能的公告称,公司与沈阳卖方签订协议,快意节能将拥有沈阳兆寰产业园99%的权益和沈阳兆寰置业投资100%的权益。据称,该项目是沈阳市和平区的城市重建项目,初步估计占地面积100万平方米。项目涉及资金400亿元人民币,持续建设时间为5至8年。

唐龙目前生产正常,门口还放着招工启事。

品牌服装企业在成功渡过金融危机之后,得到了快速恢复和发展的机遇。受股票和房产投资不利因素的增加和影响,不少来自义乌的投资客正在酝酿与成熟品牌的生产型企业联营,开服装品牌店成为眼下较为稳定的投资产品。

李宁不是第一家进入地产界的跨行业企业。不久前,众多家电企业进军房地产的消息曾引发媒体热议。究其原因,家电业由于近年来群雄并起,跑马圈地,竞争非常激烈;加之长期以来依赖的劳动力低成本优势逐步消失,产品原料成本上升,行业的毛利润逐年下滑,有的企业甚至已面临生存困境。从这一点上来说,家电业进军房地产,更像是一种自我救赎式的新市场开拓。

昨天下午,浙江唐龙企业集团(以下简称唐龙)门口,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员进出,看上去平静。但陌生的人和车辆已不能随意入内。

这场活动被安排在浙江省东阳与义乌交界的蓝天白云宾馆,被业内人士认为寓意深刻。在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具有得天独厚的商业禀赋,义乌服装专业市场宾王市场搬迁在即,投资的时机和空间日趋成熟。论坛的召开,在义乌投资客中引起了较大关注,现场来了20多位手握现金的义乌商人。

但李宁就完全不同了。李宁作为国内运动品牌的一哥,多年来经营业绩持续蹿升,企业的毛利率更是不低。根据李宁上半年财报数据,今年上半年企业整体毛利率为47.9%,而2009年同期毛利率为47.8%。一个既不缺钱,也不缺乏挣钱空间的企业转而进军房地产,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房地产领域的钱更好挣,利润更丰厚。

因为公司出了大事。5月3日,老板黄国强和妻子王筱丽忽然失踪,至今未联系上。

目前,东阳市共有服装企业1400多家,产值超过60亿元,是全省排名第三的服装大市。而义乌投资者更是对东阳的生产基地和成熟的品牌运作十分认可。义乌投资客表示,有段时间,义乌市场上经销的西服,几乎全部出自东阳生产厂家。

事实上,房地产早已成了众人觊觎的一块大肥肉,尽管近几年楼市调控措施不断,行业面临调整压力,但跨行企业进军房地产的步伐却并未因此减速。据统计,2009年通过重组进军地房产的上市公司至少有30家,涉及化工、酿酒、钢铁、电子、医药、高速公路、制造业和旅游等各个行业。有媒体曾做过专项调查,在被访的500家非地产类企业中,超过44%的企业未来有涉足房地产的计划。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唐龙至少有三亿元以上的窟窿,这些钱有的是银行贷款,有的是民间借贷,黄国强的出走与此有关。

过去几年,东阳有数以千计的经营户在义乌市场上卖衣服,现在这个数字渐渐少了,骆修亮认为,主要是在义乌市场做大后,大量资本转向了专卖店连锁销售。

人人都想玩房地产,说白了不过是为了一个字:钱。追求利润最大化是资本的天性,套用李宁运动服的一句广告词就是:高利润下,一切皆有可能。近年来企业纷纷看好房地产行业,显然与我国楼市的持续火爆密切相关,一路上涨的房价在不断制造财富新贵的同时,也让不少开发商金银满钵、富可敌省。更重要的是,房地产业在我国有着特殊的背景,这一行业政商结合性强,风险成本低:房地产在很多地方被视为财税重要来源和拉动GDP的支柱产业,政府不希望房价下跌,也不情愿用中低价房来平抑房价。更不要说,这一行业还存在着大量的钱权交易、权力寻租空间。

唐龙是一家以纺织品、服装进出口贸易为主的专业化公司,拥有自营进出口权。2009年3月,公司在澳大利亚上市,成为绍兴县平水镇唯一的上市公司。

房地产火爆不是问题,问题是一个不够规范、健康的市场却成为资本的向往之地,长期以往,不仅难造就良好的企业竞争、成长环境,也会影响民族企业立足本职做大做强,提升竞争力。更让人担忧的是,过分膨胀的房地产业还可能挤压其他企业,繁荣的假象里埋下太多隐患。

从外贸起家,转战实业,这样的成长轨迹自然让人想到绍兴纺织业的另一条龙江龙。同样是绍兴的海外上市公司,同样出现资金断链,公司老板同样失踪

曾几何时,这双龙是绍兴很多外贸企业所学习崇拜的偶像。但它们均以悲剧收尾,给人诸多思考。

350万到期贷款压塌唐龙

唐龙的办公楼十分气派,门前一对石狮子仍挂着鲜亮的红绸。昨天中午,记者来到这里时,厂房内外戒备森严。陌生的车辆和人要经过仔细确认后,才能得以入内。记者则被挡在了外面。

一张大红的招工启事还醒目地摆在门外。谁也没想到,老板黄国强会突然失踪。

一位与黄国强有过颇多接触的人士回忆说,就在失踪前的几天,他去黄国强的办公室做客,听到黄忙着打电话向各个银行借钱。当时他就隐隐感觉到了一种不安,但没想到这么快出事了。

就是在那几天后,5月3日,黄国强与妻子双双失踪了。黄先到了香港,后不知去向。妻子则去了迪拜。

有知情人士透露,五一节前,黄国强有一笔350万元的银行贷款到期,但一时无法筹集到资金,这成为压塌黄国强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