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交大的位置曾有大片的果园、荒地,报道西安交大校训的历史传承、文化内涵和时代精神

 房产     |      2020-05-08 05:18

西安交大老教授袁旦庆人生谢幕,她与丈夫陈学俊院士同舟共济70年,二人将大半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西迁”的交大。

图片 1

编者按:继8月6日《三秦都市报》整版推出“西安交大的校训故事”,9月4日新华网以“西安交大:将校训融入育人之中”报道西安交大校训的历史传承、文化内涵和时代精神。9月5日,《陕西日报》头版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西安交大将校训融入育人之中”为题刊发相关报道。截至目前,新华网、人民网、中国日报、中国教育新闻网等20多家中央媒体关注和报道西安交大校训。现全文转载新华网报道如下:

    昨日上午8时30分,西安三兆殡仪馆御风厅,百余名西安交大师生送袁旦庆先生最后一程。她是冰心的外甥女,她是电工学领域的专家,她丈夫是中科院院士。1957年,从上海到西安,这位“西迁”老教授,给西安交大学子留下了难以忘记的深刻印象。

4月初,人流熙攘的西安火车站,穿着校庆纪念衫的西安交大学生,在出站口挥舞着写满温馨话语的提示牌,迎接四面八方赶来的“亲人”:交大校友,欢迎回家!

新华网西安9月4日电(记者许祖华)“4年的求学之旅,交大的精神已经深深地融入到我们的血液!‘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的校训,令我们终身受益。”西安交通大学仲英书院钱学森实验班的李俊杰在毕业典礼上深情地说。

学校微博上,学生们自发贴出了先生的旧照,樱花树下、图书馆里、梧桐大道旁……到处都是满满的回忆。

60年前,也是相似的场景:迁校专列满载着交大人创业报国的情怀一路向西,没有中间停靠,起点站黄浦江,目的地大西北!

校训,是一所学校的办学格言,是教育精神的凝练表达,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砥砺前行。

难忘先生的科学精神

“践行国家战略,舍我其谁?”迁校专列的首批乘客、如今已97岁的西安交通大学能动学院陈学俊院士,面对记者语带铿锵。西迁,铸就了交大人以国家发展目标为己任的使命担当,更锤炼了交大人筚路蓝缕敢为人先不断创新的精神追求。

交通大学最早发端于1896年组建的南洋公学,这16字校训最早源自1909年唐文治校长颁布的“勤俭敬信”4字校训,1937年正式颁行并记载于当年6月编印的《交通大学一览》,其后历经沉浮,2005年被恢复启用。

现在交大的位置曾有大片的果园、荒地。来到西安后,袁旦庆组织成立了西安交通大学电工学教研室,带着40多位教员,在果园、荒地上,建起了实验室,编写教程,培养年轻教师,一干就是20年。丈夫陈学俊则开始指导研究生,在两相流与传热方面进行研究工作,还在国内外首先提出“液膜倒置”现象。

正逢建校120周年暨迁校60周年之际,西安交通大学又一次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打造丝绸之路大学联盟,建设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服务“一带一路”西部区域创新需求,领衔高端制造装备“大国重器”自主创新……

据西安交大档案馆的工作人员介绍,“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这16字校训源自传统经典《论语》等,体现了中国优秀文化的精义,蕴涵了做人做事的基本品格和道德情操多个方面。

任教数十年来,袁旦庆和陈学俊桃李满天下。他们教过的学生就有5000余人,毕业后大都成为了西北乃至全国相关行业的技术骨干,其中不乏高级工程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甚至还有两院院士。

数据显示,60年来,西安交通大学累计培养了逾23万名毕业生,每3个人中就有1人选择在西部建功立业。“扎根西部、服务国家、世界一流”,六十年弹指一挥间,西安交大人依旧豪情满怀。

“精勤求学”,意为专心勤勉地探求学问;“敦笃励志”,则是敦厚笃实地集中心思致力于某种事业;“果毅力行”,就是要果敢坚毅地竭力而行、努力实践;“忠恕任事”就是以对待自己的态度对待他人,胜任自己所担当的职责。

难忘先生的爱国情怀

图片 2

西安交大学生处处长尚春阳说,每年新生入学时,学校都会对新生进行校史、校训等入学教育,让大学生在了解学校历史的同时,认识和理解校训的深刻内涵,把校史、校训融入学校的育人工作中。

袁旦庆生于1918年,是我国已故著名作家冰心的外甥女,她生前曾是西安交通大学电工学教研室主任,主审了《电工学》等多部高校教材。她现年94岁的丈夫陈学俊,是我国著名的工程热物理学专家,也是中科院、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西迁一甲子 桃李更葱茏

西安交大能动学院能动32班学生田红珍说,在学校图书馆三楼的钱学森纪念馆里,看到过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当年在交大读书时的一张试卷,当时老师给了钱学森100分,但是钱学森自己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错,主动要求扣分,最后老师给了他96分。科学巨匠用行动为“精勤求学”做了最好的诠释。“这也将激励着我们在求学的道路上精益求精,一丝不苟。”

1956年,国务院决定交大西迁。当时袁旦庆夫妇都在交大任教,陈学俊已筹建了国内的第一个锅炉专业。面对国家支援西部的决定,1957年,袁旦庆夫妇毅然放弃了上海优越的生活,响应国家号召,带着4个孩子来到西安。

——写在西安交通大学建校120周年暨迁校60周年之际

走进西安交大校园,梧桐道上绿树成荫。坐落在梧桐东道的西迁历史纪念馆,向学子们讲述着这所学校的辉煌历史和责任使命,传唱着16字校训精神。

从上海到西安,不但生活上不习惯,袁旦庆还要照顾两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女儿。她的学生回忆:“当时条件有限,主食只有面和杂粮,但先生对陕西的未来充满希望,说这样的生活能更好地锻炼自己、锻炼孩子。”

60年前,它从黄浦江西迁古城西安。60年来,累计培养逾23万名毕业生,每3个人中,就有1人选择在西部建功立业。它,就是西安交通大学。

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为支援西部建设,交通大学由上海迁到西安。面对国家需要,许多知名教授放弃上海的舒适生活,怀揣“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的豪情,举家来到西安。

难忘先生的灿烂笑容

甲子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今日交大,依然沸腾着“向西向西再向西”的使命情怀。

曾主持设计出中国第一台交流电动机的钟兆林教授,西迁时将已瘫痪在床的妻子安顿在上海,孤身一人来到西安;西迁时卖掉上海房产,偕妻子来到西安的陈大燮教授,临终前把毕生积蓄捐给学校设立奖学金……

56年过去了,袁旦庆夫妇二人将大半生献给了西安交大。离休后,袁旦庆和陈学俊拿出积蓄,资助了数十位陕南农村的贫困女生上学,“坚强一点,再坚强一点,更坚强一点”,这是袁旦庆经常对孩子们说的话。

向西:以国家发展目标为责任担当

数千师生仅用一年时间,就使这座学校在西部顺利开学,从此扎根、开花、结果。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教师,如今已是耄耋老人,不少初创者把自己永远留在了黄土地上。西安交大人用行动践行着“果毅力行”,孕育出“爱国爱校,追求真理,勤奋踏实,艰苦朴素”的校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