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学社西安交大委员会委员李红和陈斌撰写的职员通信,继承南洋文脉

 房产     |      2020-05-08 05:18

图片 1

编者按 3月29日,在西安交大双甲子校庆即将来临之际,《陕西日报》要闻版头条刊发“西安交大:传承南洋文脉 点亮西部之光”的文章,回顾了交大的办学历史、文化传承,尤其是交大人勇担使命、扎根西部、无私奉献、艰苦创业的精神风貌。现将全文转载如下:

九三学社西安交通大学委员会委员李红和陈斌撰写的人物通讯“陈学俊院士的工程强国梦”,近日被中共中央统战部主管刊物《中国统一战线》2016年第7期“人物”专栏刊发。

60年前,满怀豪情的交大师生登上交大西迁的第一趟列车,用奔涌西行的实际行动响应时代召唤,创造了中国高等教育历史上最伟大的“迁徙”。

图片 2

陈学俊,1919年3月生于安徽滁县乌衣镇,是国内外享有盛誉的热能动力工程专家,我国锅炉专业、热能工程学科的创始人之一。1947年10月任教于交通大学,1952年加入九三学社。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历任九三学社陕西省委会主委、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第七届全国政协常委等职。

仲春时节,古城西安草长莺飞,春意正浓。西安交通大学校园内樱花怒放,灿若云霞。

古城西安,兴庆宫南,步入交通大学拱门,饮水思源碑在苍松翠柏的掩映下庄重屹立,就像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学府,在岁月激荡中历久弥新。

李红、陈斌以大量的一手资料,结合实地考察及访谈等多种形式,完成人物通讯的撰写,从“创建我国锅炉专业”、“培育人才桃李天下”、“参政议政为国为民”三个方面,展现了九三学社老前辈陈学俊院士的科技贡献和人格风采。

“风云两甲子,弦歌三世纪”。2016年3月31日,在交通大学建校120周年暨迁校60周年之际,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满怀深情批示:“交通大学西迁是中央着眼全局、支持西部发展的战略举措。没有交大等大批学校和科研院所的西迁,没有众多随迁人员响应祖国号召,扎根三秦、无私奉献,就没有今天陕西和西安的科教优势。纪念和弘扬西迁精神,对于我们在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建设及产业转型升级中,形成新优势、新动能、新支撑,实现追赶超越,具有重要意义。”

拾阶而上、循踪问贤。穿行在一条悠长古朴的名人廊中,仿佛翻开一幅群星闪耀的宏图画卷,耳边响起的是西安交通大学贯通百廿、勇担使命、满书传奇的慷慨弦歌。

现将全文转载如下:

大树西迁

读一所大学,探究其灵魂,要向她历史发展的脉络里寻找答案。

图片 3

19世纪末,甲午战败,国家危难。洋务运动代表人物盛宣怀和一批有识之士秉持“自强首在储才,储才必先兴学”的信念,于1896年在上海创办了南洋公学,1921年更名为交通大学,为工业兴国、实业救国输送“第一等人才”。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台电机,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大学科研机构,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大学学术组织,被誉为“东方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工程师的摇篮”。

铭记“南洋精神” 筑梦兴学强国

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陈强看望陈学俊院士

1955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当时的国际形势和建设大西北的战略,决定交通大学主体从上海内迁西安。

交通大学的诞生、沿袭、变迁与发展始终与国家民族的命运骨肉相连。回望历史,救国、报国、急国家之需;兴学、新学、为天下之先,铸就了这所古老学府勇于担当的血脉。

清风徐徐,樱花烂漫,2016年初春的西安交通大学校园因120周年校庆而愈发美丽。

“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交通大学广大师生员工积极响应党的号召,以上火线的英勇气概和拓荒者的艰苦奋斗精神,毅然告别上海、奔赴西北,成为西部大开发的先行者。

甲午战争后,面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狂潮,雪耻自强、振兴中华成为时代的最强音。“自强首在储才,储才必先兴学”。洋务运动巨擘盛宣怀于1896年在上海兴办引领近代中国新学潮流的南洋公学,即为后来的交通大学(1921年更名)。交通大学从诞生起即肩负为国家“造就桢干大才”的重任,响应时代的紧迫需要,开铁路专科、电机专科及航海专科等创世之举,构建“理工管”三科并重的办学格局,为工业兴国、实业救国输送“第一等人才”。至抗战爆发,颠沛流离的交通大学仍不断向抗战需要的地方输送最紧缺的工程技术人才。

思源学生活动中心门口,一位老人手拄拐杖,在家人的陪伴下缓慢走进校庆晚会现场。两个小时的文艺汇演,重现了交大“风云两甲子 弦歌三世纪”以及西迁六十周年的漫漫长路,也将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带回了当年的峥嵘岁月。

1956年6月2日,西迁的先遣队伍出发,8月10日第一批西迁师生员工和家属从上海徐家汇踏上西去的专列。一大批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年富力强的学术骨干舍弃上海优越的生活条件,义无反顾从十里洋场来到荒原与麦田,站到了西部开发的最前沿。

这所新式学堂造就了近现代中国堪称栋梁的首批人才。民主革命先驱白雅余,著名教育家雷奋、陈懋治、沈心工,近代地质学开创人张相文,民主革命家黄炎培,我国首位数学博士胡明复。卓越学子不胜枚举,犹如茫茫暗夜中的星星之火,为除旧布新的社会变革积蓄能量。

他,就是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陈学俊。

“中国电机之父”钟兆琳,妻子卧病在床,年近花甲毅然西迁,他不顾周总理提出的留在上海照顾家庭的关照,只身一人踏上了首批西迁的专列。我国热工先驱陈大燮举家西迁,在西安新校慷慨激昂地表示:“我首先要为西安的学生上好课!”青年教授陈学俊,携妻带子全家西迁,他把位于繁华地段的房产交给上海市,一走就是一辈子。沪上名医沈云扉,66岁舍去家业,在西安新校的小诊所里为师生服务了8年。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交通大学,大师云集,群星闪烁。无产阶级革命家陆定一、汪道涵,科学大师钱学森、张光斗,文化巨子邹韬奋,工业巨擘支秉渊,交通工程大师凌鸿勋,一代名师裘维裕等皆出自交大。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台电机,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大学科研机构,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大学学术组织。此时的交通大学被誉为“东方MIT”、“中国工程师的摇篮”。

创建我国锅炉专业

当时西迁的交大人当中,年龄最小的赵宝林只有16岁,年龄最大的沈云扉已是66岁高龄。1957年,沈云扉填写《忆江南》抒发在黄土高原上的感受,其中最后一令是:长安好!建设待支援,十万健儿湖海气,吴侬软语满街喧,何必忆江南!

在中国高教史上,“交大现象”独具魅力:第一流的理工科学生具有第一流的传统文化素养;学业最繁重的大学成为中国知识界最活跃的民主堡垒;优秀的科学家与工程师中,生长出堪称一流的思想家、政治家、管理学家,他们中的许多人深深影响了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

1947年初,陈学俊在美国有着“锅炉制作者” 美誉的普渡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回到上海,同年10 月,28岁的他被聘为交通大学机械系兼任教授,从此开始了与交大近七十年的情缘。

扎根西北

根植“家国情怀” 勇担时代使命

由于当时国内时局动荡不安,已在台湾的二哥陈学仁让父母带着五弟陈学仪前往台湾躲避战乱,并让陈学俊一家也尽快赴台。是走还是留?面临人生当中第一次重要的选择,陈学俊仔细研究了中国共产党的各项主张,最终选择留在上海,参加新中国的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