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有线电学习班是晋察冀军区电子通信工程专科高校的雏形,西电国家大学科学技术园步入免税大学科技园名单

 房产     |      2020-05-15 13:12

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9。

近期,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通知,确认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符合享受国家税收优惠政策条件,西电国家大学科技园进入免税大学科技园名单。

10日,第二届全国“风险与治理”学术论坛在中南大学举行。中南大学地方治理研究院发布《中国城市商品房社区治理报告》,指出“中国城市商品房小区迅速扩展,业主维权频发,小区治理水平亟待提升”,中国城市商品房小区治理存在“超大封闭小区治理亟须破局”等问题。

■采访/ 文字整理/ 增订/

根据《关于国家大学科技园有关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7]120号)文件精神,国家对符合条件的科技园自用以及无偿或通过出租等方式提供给孵化企业使用的房产、土地,免征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对其向孵化企业出租场地、房屋以及提供孵化服务的收入,免征营业税;对符合非营利组织条件的科技园的收入,自2008年1月1日起按照税法及其有关规定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

主持该项调查的吴晓林研究员介绍,与商品房小区的快速扩张相随,由房产质量和物业纠纷引发的业主维权活动愈演愈烈,亟须提高商品房社区的治理水平。

班威廉(William Band, 1906-1993),英国物理学家,1929年来华任教于燕京大学物理系。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与林迈可 (Michael Lindsay, 1909-1994) 等一起进入晋察冀抗日根据地,1942年春至1943年夏在无线电高级训练班任教。晋察冀无线电训练班是晋察冀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的雏形,后并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华北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班威廉在训练班讲授高等物理、微积分、理论电磁学等多门课程,是西电历史上最早的外籍教师之一,为八路军培养了一批急需的通讯人才。

进入免税大学科技园名单,是科技部、教育部对西电国家大学科技园近三年工作的肯定与鼓励,有利于国家大学科技园将更多的资金投向科技成果转化、高新企业孵化、双创人才培养等工作。

该报告指出,“商品房小区治理存在的种种问题是城市化进程中公民权利需求与制度供给不足之间的产物,是住房市场上游问题下游化的结果”,建议“赋权业主组织,完善商品房小区的治理结构”“调整法律法规,促使业主与市场主体权益平衡”“健全市场体制,确保业主群体与市场组织利益增进”“转变维稳思路,确保执法公正公平,保障民众权益”“引入大数据技术,推进城市社区治理现代化”。

图片 1

据负责相关工作的老师介绍,国家大学科技园将更紧密地以学校科研为依托,将学校的综合智力资源优势与其它社会优势资源相结合,为学校的科技成果转化、产学研结合及高校服务社会提供支撑的平台和服务的机构。

来源:湖南日报2016年12月12日 第14版:文教·体育

班威廉教授在美国(杨振宁先生摄,1982年3月)

相关链接:

作为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史纲”项目的国际合作者,美国纽约市立大学城市学院历史系胡大年副教授于2017年12月20日前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档案馆,查阅抗战时期聂荣臻将军领导下的晋察冀根据地在班威廉和林迈可所帮助下,开办无线电高级训练班的相关历史档案材料。

胡大年,美国耶鲁大学历史学博士,先后任教于马萨诸塞大学和马里兰州的州立摩根大学,现为美国纽约市立大学城市学院历史系副教授,美国物理学会、科学史学会、亚洲研究学会及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会员,其主要研究工作集中于20世纪中国物理学史和中外比较科学史。2006年出版《爱因斯坦在中国》一书后,一直潜心于对班威廉生平事迹的研究。

鉴于班威廉曾对西电的早期发展做出过积极贡献,我们需要进一步了解他的事迹。为此,学校西电往事工作组趁胡大年先生来访之机,于12月20日下午对他作了专访。下文是胡大年先生根据采访口述的文字整理稿增订、修改而成。胡大年感谢下列朋友和同道在研究班威廉时给予其热情的帮助和支持:孙绮、孙烈、Roberto Lalli, Michel Janssen和Jonathan Bain。

图片 2

摄影/

班威廉(William Band)1906年出生于英国利物浦西边的利斯卡德小镇,1993年在美国华盛顿州普尔曼市辞世。班氏父辈祖上三代都是裁缝,班威廉是家中第一个上大学的孩子,毕业于利物浦大学物理系。

班威廉的外公是职业山水画家,他的母亲也喜爱绘画,受他们的影响,幼年的班威廉也有绘画的特长。我见过他儿时所画的昆虫、蝴蝶蛹,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后来,他在燕京大学授课时,可以随手在黑板上作卡通画,既活跃了课堂气氛,又可以帮助学生理解相关的物理学原理。在他的自传中,所有的插图都是他自己亲手绘制的。

在高中期间,班威廉的数学、自然科学和绘画等科目学得很好,而历史和拉丁语却不及格。他15岁时已经通过了全国高中证书考试,本来1922年夏即可高中毕业。可是如果这样,他要想上大学,就必须参加大学入学考试。由于当时大学入学考试必考历史和拉丁语,他很可能因这两科成绩不佳而不能进大学学习。因为班威廉的中学校长认定他是块上大学的料,便建议他的父母,让其在该校再续读一年,以取得一种特殊的“证书”。凭此证书,班威廉于1923年秋免试进入了利物浦大学物理系。

1927年,班威廉在利物浦大学获得科学硕士学位。其硕士论文分析比较了怀特海(Alfred N. Whitehead)的相对性理论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怀特海是英国著名数学家和哲学家,是哲学家罗素的老师。1922年,怀特海提出一种新的引力理论,因其在水星近日点的进动、光线在引力场中的弯曲和引力红移三大天文现象方面的预言和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预言一致,而人们又很难找出足够有力的证据来证伪它,在以后的半个世纪中,它一直都被认为是在广义相对论以外的另一种有效的引力理论。然而,在怀特海的引力论提出仅仅五年之后,年轻的班威廉在他的硕士论文中,通过哲学和物理理论分析,勇敢地认定怀特海的理论有误,而爱因斯坦是正确的。班威廉的论文,展示了其良好的哲学素养、数学技巧和物理直觉,获得校外评委、著名天体物理学家、剑桥大学教授爱丁顿(A. S. Eddington)的高度赞誉,认为该硕士论文离博士论文的水准“仅仅差了一点点”。直到1971年以后,物理学家们才找到确凿的证据,彻底否定了怀特海的引力论。

硕士毕业后,班威廉留在利物浦大学物理系任助教,协助做一些实验和课堂演示。受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经济衰退的影响,1927年到1929年间,班威廉一直没能在英国其它高校找到教职。在此期间,他与系内的一位硕士生合作,完成了一项用X射线测定二氧化钛晶体结构的实验项目,为此,他们必须从制作相关的实验设备开始入手,从而锻炼了班威廉的实验工作能力。所以到燕大后,他既能教理论亦可带实验,很多他指导的学生毕业论文都基于实验性工作。

1929年,班威廉决定来华前往燕京大学任教,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戴乐仁(J. B. Tayler)的影响。戴乐仁是利物浦人,利物浦大学化学硕士,同时也是伦敦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的传教士,1906年被派往中国。他是燕大经济系的创始人,长期担任系主任。1926年至1927年间,戴乐仁回国休假,到班威廉所在的公理会教会演讲。受到戴乐仁演讲的启发和激励,班威廉主动致函伦敦会,表示愿意到远东的教会大学服务。伦敦会对班威廉很热情,但建议他放弃进一步学习物理学的计划,转而研究神学。班威廉曾读过不少神学著作,但对神学并无好感。事情可能因此拖了两年。1929年,燕大物理系急需新教员,戴乐仁代表校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直接向班威廉发出了邀请。

到1929年春,班威廉面临着三种令人羡慕的发展机会:

第一个是他梦寐以求的,到剑桥大学读博士。当时,他正在等待政府的奖学金,他的系主任是剑桥毕业的博士,已经帮他申请,非常有希望。

第二个是到帝国化工专利局工作,其薪水诱人。该专利局主动找到班威廉,面试后就给了他这份工作。他最终没有选择去专利局,可能是担心从此远离学术研究。

第三个就是来自燕京大学的邀请。燕大的职位不但是长期稳定的,而且还提供了带研究生的机会。此外,燕大物理系刚进口了一套先进的实验研究设备,该系还有自己的金工车间,可以制造和修理一些实验所需的仪器设备,并为学生提供实习的机会。燕大物理系早在上世纪20代中期就创设了自己的金工车间,开了中国高等物理教育风气之先。

彼时,班威廉仍然舍不得去剑桥深造的机会,有些犹豫不定,为此特地去征求其系主任的意见。系主任告诉他,你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到中国去,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至于去剑桥大学深造,你以后总有机会的。这番话促使他下定决心选择燕大,但同时却也令他情不自禁地有一种失落感:英国似乎不太需要他!

那么如何前往中国呢?班威廉最初的计划是选择一个最快的旅行方式,也就是坐火车:从英国跨英吉利海峡到法国,穿过欧洲大陆到苏联莫斯科,经西伯利亚铁路到哈尔滨,最后由中东铁路再抵达北平,整个旅程需两周。

然而,班威廉最后还是坐船来到中国。1929年8月下旬,正当他准备动身时,东北的张学良为强力收回中东铁路,与苏联发生了军事冲突,中苏边界被封锁起来。这样,班威廉只得改为乘船,坐游轮从利物浦港出发,横跨大西洋先到了加拿大,随后乘火车从蒙特利尔到温哥华,横穿加拿大,接着从温哥华坐船到日本,再由日本乘游轮到天津,路上共花了五个多星期,颇费周折。

戴乐仁从北平开车来津迎接班威廉,于9月30日抵达北平,正好赶上10月1日燕大新校园(即现在北京大学校园)的落成典礼。

图片 3

摘自燕京大学北京校友会编,《燕京大学建校80周年纪念历史影集,1919-1999》 (人民中国出版社,1999),第9页

燕大物理系的成立应不晚于1920年,它可能还是中国最早设立硕士研究生项目的物理系。该系第一任系主任是美国传教士郭查理(Charles H. Corbett), 第二任系主任是安德森(Paul A. Anderson)。第三任是郭查理的中国学生谢玉铭,他是复旦大学前校长谢希德的父亲,正是他把班威廉招进了燕大。谢玉铭1932年到美国进修时辞去了系主任,回国后也再未担任系主任。

第四任系主任是班威廉,是任职时间最久的系主任(1932~1941)。班威廉的职业生涯可以说是在燕大建立起来的,从刚到燕大时的理论物理学教员,到物理学讲师、助教授、系主任,再到正教授。

图片 4

班威廉1930年代在燕大 (感谢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档案馆)

班威廉是一位多产的科学家。迄今我们发现,他在燕大期间,发表过至少50多篇科学论文。为了培养学生的研究能力,他鼓励并亲自指导学生做原创性研究,其中有16篇是跟学生联名发表在英美的知名杂志上,通常基于学生的硕士论文。

班威廉的教学和研究都很有特色,不仅涉及领域广,而且颇具独创性。在工作中,这位年仅二十几岁的英国物理学家很注重哲学思考。到燕大后的第二年,他就开设了一门“现代物理学的自然哲学”课程,这在1930年代初的中国大学物理系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

班威廉的研究工作涉及了广义相对论、量子力学、统一场论、统计力学、统计物理、表面物理、热电热磁现象、X光和低温超导。在当时的中国,他可能是率先开展低温超导研究的。

据我不完全的统计,班威廉在燕大期间,至少讲授过21门不同的课程。七七事变后,燕大很多中国教授都离开北平南下,担任系主任的班威廉也必须承担更多的课程教学任务。他既讲理论,也带实验;既教较浅显的大学物理,也传授深奥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既善于钻研实验性的“热电热磁效应”,也能够驰骋于思辨性的“现代物理学的自然哲学”。其物理学哲学课程不仅受到高年级同学的青睐,还吸引了其他系的教授来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