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标的物所有人为盘古氏投资,用户数据泄露的风险及危害甚至比共享经济平台还要大

 房产     |      2020-03-12 10:59

财联社(郑州,记者 张克瑶)讯,完成工商变更登记以及实控人变更不到一个月,GQY视讯(300076.SZ)发布今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1280万元~1780万元,同比下降64.43%-50.53%。GQY视讯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主业大屏销售情况较上年同期有所下滑是净利润下滑的原因之一。某接近GQY视讯的行业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在他个人看来,GQY视讯主业下滑跟公司业务拓展不力有关,再者就是上半年公司处于变动期,但公司销售团队还在,下半年主业销售应该能稳定下来。实控人变更引发管理层动荡今年4月22日,GQY视讯实控人郭启寅、袁向阳夫妇与开封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金控科技)签署股权转让协议,郭启寅、袁向阳夫妇将其合计持有的宁波高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高斯公司)68.2%的股权转让给金控科技;6月21日,高斯公司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开封市政府通过金控科技成为GQY视讯实控人。6月24日,郭启寅辞去GQY视讯董事长、总经理职务;7月3日,ZHEN GUO不再担任GQY视讯董事、副总经理。GQY视讯表示,郭启寅、ZHEN GUO的辞职不影响公司董事会的运作以及生产经营的正常进行。GQY视讯今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1280万元至1780万元之间,同比下降64.43%-50.53%。上述行业人士透露,开封方面已经向GQY视讯委派一名副总经理负责公司经营。该行业人士和金控科技、GQY视讯都有接触,对开封市政府拿下GQY视讯控制权的过程有一定了解。根据该行业人士的介绍,GQY视讯主业技术水平在国内算中等,只是上半年公司处于变动期,业务拓展及销售受影响,公司目前销售团队还在,一旦公司稳定下来,未来的产品销售应该没问题。上述行业人士表示,GQY视讯背靠开封市政府,将来可能会参与开封当地室外大屏显示相关的市政工程,当初GQY视讯愿意把控制权交给开封方面,也是想拓展当地业务,然后开封当地设立部分主业生产线,GQY视讯通过输出技术、管理来参股,这样生产线既不用并表,开封还能将税收留在当地。子公司股权转让收益不如卖房GQY视讯解释今年半年度净利润同比下降的原因,除了主业产品销售同比下滑,报告期内公司转让三家子公司股权形成投资收益2830万元,而上年同期公司全资子公司出手房产确认收益4089.03万元。去年有卖房收益,今年没卖房业绩就出现问题。GQY视讯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932.14万元,同比下降76.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33万元,同比减少122.5%。GQY视讯在今年一季报称,业绩变动原因在于主业产品销售同比下滑、去年同期卖房但今年没买房。值得注意的是,GQY视讯表示,预计今年上半年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4100万元。如此看来,GQY视讯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负。三家子公司股权转让收益比不上卖房收益,可见GQY视讯剥离子公司的迫切。上述行业人士介绍,剥离的三家子公司都跟GQY视讯主业无关,这是开封方面的要求,剥离后让GQY视讯回归主业。该行业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剥离的三家子公司是郭启寅儿子做的,因为他对上市公司主业没兴趣,郭启寅已经七十多岁,也不打算继续做了,一直在寻找接盘方,刚好开封方面找到,经过一系列谈判促成。财联社记者就公司主业经营情况、公司管理层现状以及公司未来在开封的业务开展情况致电GQY视讯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

财联社(上海,记者 陈默)讯 ,风云变幻,名噪一时的北京盘古大观写字楼将被整栋拍卖,参考价74.03亿元,起拍价在参考价基础上打了7折,为51.82亿元。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9年8月19日至20日拍卖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院5号楼房产。该栋楼即是著名的盘古大观“龙首”,是一栋44层建筑面积13.93万平方米的超5A写字楼。毗邻鸟巢和水立方的地标建筑物盘古大观,背后的江湖比建筑物的龙形造型更受关注。这场一个月后将举行的拍卖,再次将盘古大观背后的政商江湖往事拉回公众视线。“龙首”将拍盘古大观位于北四环中路、亚奥核心区,距离水立方仅180米,距离鸟巢500米,是千顷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的地标性城市综合体。整个盘古大观项目建筑外形犹如一条巨龙,由1栋超5A写字楼——“龙首”、3栋豪华公寓——“龙身”,1座盘古七星酒店及商业长廊——“龙尾”组成。项目总占地面积3936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418484.70万平方米。挂上法拍网将在下月第一次拍卖的5号楼,即为盘古大观“龙首”所在的超5A级写字楼。该栋写字楼建筑面积为13.93万平方米,从-5层至39层一共有44层。公告显示,该栋写字楼将在8月19日10时起至8月20日10时在网上整栋拍卖,评估参考价为74.03亿元,起拍价为51.82亿元,保证金为1亿元,增价幅度为500万元。按参考价计算,每平方米价格为5.31万元。阿里拍卖信息显示,本次拍卖由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标的物所有人是盘古氏投资。盘古氏投资(更名前为摩根公司)一手开发了盘古大观这座地标性建筑,公司实际控制人更以盘古大观为依托搭建了名动一时的“盘古会”。盘古大观背后复杂的政商关系,让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落马,使方正集团原CEO李友入狱,盘古氏投资实控人亦在5年前外逃为“红通人员”,至今未归。如今的拍卖,则再次将这场多方角力的纷争重新拉回公众视线。未了之局依据 (2016)京03执477号执行裁定书,拍卖标的物所有人为盘古氏投资。被执行人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人为上海银行北京分行和上海道诚二期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企查查数据显示,上海道诚二期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由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绝对控股。上海银行和上海道诚之所以成为申请执行人,当源于与盘古氏投资实际控制人之间的债务纠纷。2013年5月,急于增资民族证券的盘古氏投资实控人,通过方正集团旗下的方正东亚信托融资,盘古大观项目成为融资抵押物。2013年10月,方正东亚信托向上海银行北京分行转让了这笔49亿元为期两年的债权。此外,据财新此前报道,政泉控股在中诚信托亦有一笔25亿元的债务。上述两笔债务加起来为74亿,恰好等于本次拍卖标的物评估价的74亿。2016年,上海银行申请冻结、划拨政泉控股、盘古氏投资的部分资产。北京市第三人民法院在2016年6月2日做出的(2016)京03执477号执行裁定书,认定北京市方圆公证处于2015年10月16日作出的(2015)京方圆执字第0209号执行证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裁定冻结、划拨盘古氏投资和政泉控股应支付的债务、利息及执行费用。若“采取上述措施后仍不足以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则依法扣留、提取被执行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或查封、扣押、冻结、拍卖、变卖其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其它财产。”经历几番申请执行与不予执行申请的法律拉锯战后,今年7月15日,北京市第三人民法院将拍卖公告挂网,盘古大观写字楼再次进入公众视线。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盘古大观的40多套公寓和19套办公地产曾被拿出进行批量法拍,最终因无人举牌而流拍。因此,有法律届人士表示,虽然公开拍卖是有利于保障实现债权人和债务人利益的方式,但这次标的物评估价和起拍价金额巨大,不能排除无人举牌流拍的可能性。盘古大观写字楼是否会顺利拍出,依然有待观察。

8月发生的两起全国数据危机,展现出行业领军公司在“用好大数据”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事件里,滴滴的困境是:这么多的个人信用数据,滴滴却未能用好,以至未能识别高风险的司机。据《每日经济新闻》调查,犯罪嫌疑人钟某案发前曾向51家机构借款,“几乎借遍了所有能借款的机构”,还发生过多起逾期(见下图)。如果滴滴在审查顺风车司机资格时能将个人信用数据充分考量,本应将这种频频失信者拒之门外。钟某的借款记录  在华住原始数据泄露事件里,华住的困境是:存储了海量的用户原始数据“不知道有何用”,且一旦泄露,公司形象受冲击,股价甚至有大跌的风险。大数据对华住,成了烫手山芋。黑客在暗网售卖华住用户数据的截图大数据本可以被用得更好华住与滴滴,按数据规模标准,都是“亿级大数据公司”。但规模大不等于能用的好。要用好数据,需要在数据搜集、数据对接、数据分析、数据预警等方面,作更系统的安全设置。数据搜集阶段,应着眼于要素的“相关”和“全面”。比如滴滴的顺风车司机资质准入,就可以基于更完备的信用维度数据,考查借贷次数、借贷对象、违约比率等信用指标;而不是只搜集是否有私家车、是否有驾驶经验等操作要素。数据对接阶段,应着眼于防范数据泄露,保护个人隐私。以华住为例,存储用户原始数据的初衷,是为了验证用户身份真实、符合入住要求。除此用途之外,存储大量的用户隐私信息(手机号、家庭住址、生日、消费金额等),对华住并无价值,反而增加了隐私泄露风险。在数据对接阶段,越多的原始数据就意味着越大的泄露风险。越是大规模的数据对接,就越需要作好数据加密与数据防火墙;最好不暴露原始数据,才能从根本上杜绝数据传输、存储过程中的泄露风险。数据分析阶段,应在关键指标与业务影响间,建立分析链。比如滴滴顺风车司机例子中,“是否短期内有多次借贷记录”可以成为一个相关项,指向信用。因为在短期内多头借贷的人,他的生活状态就不是特别正常——能看出他是有很大的现金需求的,并且收入不稳定。如果我们能对于这些共享经济平台上的潜在服务人员作好风控,就能预防危机的发生。数据预警指的是在服务发生过程中,对实时、动态新数据的敏捷分析与快速响应。如在滴滴顺风车司机案例中,完全可以基于位置偏离信息(路线与订单差别大)的异常数据情况进行诊断。滴滴并不需要知道每位用户的具体位置,但是只要有一个“偏离最初路线”的指标被追踪,就可以根据指标异常,联系后台进行报警;一旦触发主动或自动报警,就应该有权限直接连到公安,而不是依靠权限有限反应迟缓的的外包客服处理。破局之道——“区块链安全多方计算”传统意义上的“大数据服务“在各个环节漏洞百出,是因为中心化地屯集售卖原始数据,必然导致数据缺失、数据泄露、以及数据多而无用。如下图所示:而这些环节漏洞,可以通过基于区块链的安全多方计算,加以解决。如下图红体部分:在数据搜集环节,区块链可以提升信息真实性和数据分享的积极性。少量关键数据(如滴滴案例中所涉及的犯罪记录等信息)进行链上存储外,大部分原始数据可以在链下存储。只要在区块链中设置校验机制,就可以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当信息之间校验结果出现差异时,区块链可以根据自动判断并返回结果。同时,区块链校验机制激励正确信息提供者;并处罚提供虚假数据的人。这样就同时保证了分享的积极性与可信度。在数据对接环节,区块链可以更好地保护个人隐私。零知识证明等技术可以帮助数据所有者在不交换原始数据的前提下证明自己的数据所有权,并共享分析结果。在美国,Uber正在积极与加州伯克利大学合作,将非对称隐私(differential privacy)技术应用在用户个人数据共享中,从而既能将Uber体系的用户行为数据提炼出公共治理和商业上有用的洞察,又防范用户家庭住址和出行习惯等敏感信息泄露所导致的个人风险。在数据清洗、加工和分析环节,智能合约激励更多参与方来“竞标”,确保最优分析模型得到采用。因为原始数据无泄露、个人隐私得到保护,所以有更多的分析参与方可以在合规的前提下,基于客户需求(如滴滴/华住/Uber),参与到搜集、加工数据资产,和构建分析模型中来,并能获得回报。届时拥有大量数据却不知如何分析的大企业如华住,完全可将数据清洗、加工和分析工作,放心地众包给天南海北的大神们完成。在数据应用环节,用户数据的需求方——无论拥有或不拥有原始数据,将真正视数据为璞玉,而非定时炸弹。无论是O2O企业如airbnb,还是纯线上服务互联网公司如Facebook,或传统企业如工商银行,它们搜集用户数据资产的效率将得到提升,用户数据资产转变为业务KPI的速度将加快,同时不会有存储和泄露用户原始数据的后顾之忧。在以上基于区块链的安全多方数据计算机制下,大家会主动贡献更多的、更准确的数据,打破数据孤岛,将数据点石成金,同时惠及每个数据拥有方、分析方和需求方。哪些行业和公司将直接受益于安全多方计算?所有的共享经济平台。滴滴、美团、爱彼邻(airbnb),都涉及用户隐私保护,对服务提供方(司机、骑手、房东等)信用及安全的事前评估,以及服务过程中的实时数据分析与预警。以美团为例,在骑手招募阶段,同样可以在骑手的手机端对其生活、借贷状态做一个预判和分析,分析后对此人的风险进行评分,并把评分系统贡献在大的风控体系中。以airbnb为例,在房东评估阶段与房产租赁阶段,也可以进行同样的评估;这样的评估无需采集原始数据,所有的计算都可以在手机端、本地化地完成,最大限度保护各方隐私。所有基于用户账号体系的互联网平台与智能硬件平台。互联网平台如Facebook、亚马逊、阿里、微信,智能硬件平台如小米、苹果,这些企业在注册与服务中会自然产生大量的用户身份信息与行为信息,用户数据泄露的风险及危害甚至比共享经济平台还要大;Facebook在4月的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泄露事件,即是前车之鉴。如能够引入安全多方计算体系,原始数据从一开始就得到屏蔽,Facebook完全可以“御敌于国门之外”,既能继续基于用户的数据优化社交产品体验和广告效果,又不用担心第三方有意或无意的泄露。在业务中会囤积大量用户原始数据的传统服务企业。包括酒店连锁、航空公司、银行、医疗等接触大量用户私人信息的企业。这类企业一方面在业务中必然涉及用户的身份信息验证,从而囤积大量原始数据;一方面在数据清洗、数据存储、数据安全方面,又缺乏技术能力,因而对大数据往往有捧着“烫手山芋”的尴尬。安全多方计算,可以在保障这类企业数据需求(如用户身份验证)的同时,最大限度地降低它们保护用户隐私的难度。区块链多方安全计算在各行业应用,可以说是方兴未艾。而企业的态度,不应再是亡羊补牢式的应激反应,而应该是未雨绸缪,谋局于先。(新浪财经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