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出版商将技巧花招运用到学术出版世界,基于造造纸业背景和生物素商量困难

 股票基金     |      2020-03-31 22:20

  这是“第十三届中关村人才论坛”的现场。这个论坛将主题设定为紧贴形势的“人才供给侧改革”,而以人才链融合、从雇佣到合伙、非雇佣关系的激励等层次丰富起来,吸引了各界人士的参与和关注。

  《中华纸业》:近年来,木质素的研究也是业内的一项热点。您所带领的华南理工大学团队2007年和2015年两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你们团队的研究有哪些成功的地方?   邱学青:学科交叉可以促进新成果的产生。化工与轻工专业在华南理工大学有悠久的历史,是传统的优势和国家重点学科。造纸等轻工学科用到的很多技术手段也是来自于化工基础,现在各学科之间的交叉也越来越多。华南理工大学拥有制浆造纸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其中的“工业木质素资源化利用研究室”是我们的依托基地,此外我们的研究还依托了广东省绿色精细化学产品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广东省高校产学研结合示范基地——“木质素可再生资源产学研结合示范基地”等。团队的合作非常重要。我们团队从1995年就开始研究木质素的改性和高值利用,目前团队有5名教授、5名副教授、1名助教、1名师资博士后、4名博士后、11名博士生、54名硕士生。团队人数已达80人,可以说是世界上研究木质素最大的团队之一。同时在学术领域我们团队也是最活跃的之一,我们在木质素应用研究领域的论文发表量是世界上最多的团队之一。相比于国内外其它研究团队,我们研究比较早、时间长、基础牢,逐渐积累了自己的优势,无论在基础还是应用,我们都有人在从事研究。目前的研究在某些领域国际上也是领先的,在木质素纳米材料、化妆品的应用等领域,我们都有了阶段性的成果。   

  科技日报4月17日三版讯到2016年4月16日,有近16000名研究者在“知识的代价”网页上签名。他们以这种方式和大型国际出版集团爱思唯尔划清界限。

  “员工原来的定位是被雇佣者和执行者,是被公司雇佣来工作、执行工作指令的,现在变成创业者和合伙人。员工是来创业的,企业提供创业机会,让员工可以充分地创业。同时员工又是合伙人,如果员工创业很有成效,可以入股成为企业股权持有者。很多员工成为股东,这个管理方法和原来完全不一样。”张瑞敏说。

  《中华纸业》:目前行业存在共性问题,科技成果不少,但转化为生产力的不多。这与创新体系有一定的关系,请结合您的切身体验,谈一下如何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   邱学青: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方面,我国与国外的情况有些不同,国外研究只要把研究成果做出来交给企业,企业就可以把后面的工作接下来;但是国内企业往往需要我们完成从技术到设备调试、工艺优化一揽子的“交钥匙工程”,对科研团队来说工作就会更辛苦。需要前期找项目,后期还要帮助企业做生产,投入的时间会很多,工作量会更大。首先,从实现技术应用的角度出发开展研究。除了基础性的探索研究,研究应更多的关注行业中存在的技术问题,这样研究才具有较强的应用背景,这也是项目研究的出发点和根本,不管项目进行到哪个阶段,都不能忘记研究的初衷与目标。这样才能在成果取得突破后,得到行业的认可,从而实现技术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其次,了解应用中面临的问题。研究过程中多与企业交流,了解行业动态、企业的真正需求。在项目开展过程中,我们团队研究人员走访了国内几十家纸厂、浆厂,了解、总结企业的需求和难题,并从不同的浆厂带回几十种黑液,作为项目开发研究的第一手原材料。同时,我们与碱木质素、黑液改性生产和应用的下游企业沟通、交流,深入生产一线,了解碱木质素、黑液改性生产、在不同行业中应用存在的问题。从企业带回的问题就是我们项目需要攻克的难题,企业的难题往往隐含了经济效益方面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到解决,部分的经济效益问题也就解决了,这样开发出来的技术成果更能获得企业的认可,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就会更顺利。第三,充分发挥优势,调动资源。在研究过程中,充分发挥高校和企业各自的优势,建立产学研技术创新体系。高校的优势在于有很多高素质的研究人才、拥有先进的分析测试仪器,是技术创新重要的源头;企业在生产、推广应用及市场信息等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只有将两者的优势结合在一起,才能在更短的时间内实现技术的突破,并实现应用。最后,需加强中小企业技术队伍的建设,如果企业有较强的技术队伍,新技术新成果就容易被企业采纳应用,并转化成生产力。反之,再好的科研成果也难以在企业实施推广。

  “在拥有权利与放弃权利之间,不是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关系。”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刘忠博研究知识传播,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著作权”的概念并没有限制著作权人分享其作品。实际上,可以在保有著作权人权利的同时,将作品的复制、传播向社会开放,将知识视作一种“分享财产”。“人们不贩卖或放弃自己的权利,而是以分享的方式来传播自己的作品。”

  1911年,当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勒出版他的巨著《科学管理原理》,宣告了管理从经验阶段进入科学化、标准化阶段,掀起了一场企业管理的变革,从而大幅度地提高劳动生产率。如今,进阶之门再次打开。

  《中华纸业》:结合您的研究领域,请简要分析一下目前在环境保护和综合利用方面制约造纸行业发展的主要难题?您认为未来哪些环境保护和综合利用技术将引领行业的转型发展?   邱学青:随着新的《环保法》、“水十条”等政策的出台实施,造纸行业在环保和减排方面的压力将进一步加大,国家相关部门不断出台环保政策,引导和推动整个行业的环境保护,尤其是造纸废液的处理,因此造纸废水处理将是一个关键。采取合适的方式才能既处理好废水问题,又提高经济效益。本项目成果碱木质素及黑液的改性利用技术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之一,是一种符合要求的绿色化技术。随着木质素产业化的发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造纸企业中可能出现木质素产品带来的经济效益高于浆纸经济效益的情况。木质素在造纸行业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木质素的改性利用技术开发应用将是行业转型的关键之一。   造纸清洁生产技术的应用、新型高端造纸装备的开发应该也是引领行业转型的关键。从传统用纸转向特种纸品开发也是提升目前行业经济效益的新途径。此外,造纸行业还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为行业的发展、决策提供可靠的依据;利用当前的“互联网+”工具开拓新市场,实现销售突破。   

  大型出版商将技术手段运用到学术出版领域,搭建在线出版和阅读平台,将分散的学术资源汇集成数据库,当然是做了一桩好事;问题在于,它们从学者处获得知识产品的版权后,将其打包高价出售给科学共同体,价格甚至高到大学图书馆和科研机构难以承受的地步。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唐表示,无论是雇佣,还是合伙,本质上是如何让管理成本最小化。从工业大生产走到移动互联网,人们既有了打破科层制、垂直管理的需求,也拥有了更多选择的条件。于是,才有了从雇佣到合伙的理念和实践。相较于雇佣,合伙将企业上下结为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交易成本、管理成本大幅下降。正所谓“上下同欲者胜,同舟共济者赢”。

  《中华纸业》:在这方面您对大型制浆造纸企业有哪些建议?   邱学青:木质素一定要重视,是宝物不是废物,企业一定要投入资金进行研究。不同企业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分步开展。目前市场对木质素的需求量还有限,企业可以还是以碱回收为主,逐渐拿出一些黑液做为产品销售。另外,有实力的企业,可以自主研究产品,向下游企业输送稳定的原料,把黑液原料的附加值提高,实现多元化的经营。再有条件的企业,也可以自己成立精细化工企业,尽管企业规模与制浆相比不算大,但是经济效益会很高、发展前景广阔,当然这需要企业不但要掌握原料和技术,还要对下游行业很熟悉才可以。未来,行业协会可以搭建一个平台,把上游造纸企业、高校和下游化工企业聚在一起,共同开发新产品。

  进入21世纪后,“开放存取”的交流理念日益深入人心。这一理念主张,将论文的发表依托于网络媒介,从而建构一个独立的、真正服务于科学研究和学术交流的学术期刊出版体系。

  作为中科金财的副总裁,陈毅贤对组织体系有着深刻的感知。这家处在创业风口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早已遇到科层制管理所带来的种种阻碍,无法对客户多变的需求给予及时的回应。

  《中华纸业》:对于造纸企业对黑液的利用,您有哪些看法?   邱学青:造纸厂是出原料的地方,但是对木质素的用途并不很了解,很多时候黑液是被当作废料卖出的,纸厂也不太重视黑液原料的稳定,卖出的黑液中往往还含有较多的杂质,满足不了作为化工原料的要求。如果木质素也能卖到像木浆一样的价格,甚至更高,对企业来说就会有动力。对造纸企业来说,首先要正确认识木质素,了解木质素的用途,稳定与提高黑液的质量,这样才会有更多的精细化工企业来购买黑液;另外,造纸厂如果有能力,可以自己对木质素的改性应用做一些研究,做一些精细化加工,也是转型升级的办法。当然这需要逐步实现,目前市场还消化不了那么多的黑液和木质素,企业可以选择将部分黑液做碱回收燃烧,然后拿出部分黑液进行改性加工,逐步突破瓶颈、扩大黑液的改性加工量。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木质素的作用,同时不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推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这是科学共同体对跨国期刊出版商的抗争,抗争其用学者免费的学术成果牟取高额利润,用商业化运作为学术的正常传播筑起高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