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井队是靠油田吃饭的,至少已有26艘外国油轮在帮助伊朗运输原油

 理财保险     |      2020-04-25 22:26

摘要:“油价大跌,最先难受的是谁?钻井队!钻井队是靠油田吃饭的,国内油气田纷纷压缩投资,没有多少井打了,工程技术服务企业活少了,甚至没活干了,靠什么吃饭?中国有2900多台钻机,三大公司占70%,民营钻机占30%。如今投资大减,一半以上的钻机停工。僧多粥少,谁能抢到活谁就能过下去。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最近,中国石油报3名记者探访了一家民营钻井公司,好多井队没活干,但这家公司的3台钻机都有饭吃,凭什么?咱来八一八这个公司的低油价下的生存之道。

*ST济柴变身金融平台连续四涨停,中石油欲发力未上市资产混改。分析师表示,预计混改领域主要集中于油服、医院和酒店等非核心业务。

输送问题得以解决,伊朗原油出口速度大超分析师预期。

钻机有活干是钻机,没活干是废铁!

进入2017年以来,油气混改概念股受到市场热捧。

据外媒报道,在过去两周,至少已有26艘外国油轮在帮助伊朗运输原油,这些油轮能够输送超过2500万桶轻质原油、重质原油以及燃油。

过去10年,作为民营钻井企业的佼佼者,老周与曾国军在长庆油田赢得了一席之地。今年,随着油田投资紧缩,没有过人的资历,没有过硬的技术,老周一口井都没竞标上,而曾国军仅有的3台钻机仍能争取到工作量。

截至昨日收盘,中石油旗下完成重组的*ST济柴,变身为央企金融平台,已经连续4个涨停,5个交易日累计上涨23.36%;而重组预期强烈的大庆华科5个交易日上涨幅度高达19.02%。

从伊朗Kharg岛运出原油的国际油轮数量过去两周激增:

同是民营钻井公司,碰上低油价,老周和曾国军处境差距这么大,折射出工程技术服务市场中的生存规则:市场英雄莫问出处。无论师出何处,只要有竞争力,只要按照市场的规律和法则行事,最终都将成为市场的强者。如何应对市场巨变的洪流,曾国军有自己的一套“保护衣”。

同时,*ST天利的重大资产重组也已经获得证监会核准批复。

而就在不远的4月中下旬,伊朗还在为找不到为其提供运输服务的油轮而发愁。

一拼理智:不盲目扩张

需要一提的是,去年12月份,中石油已经出台了混改指导意见,油气行业混改进入深水区。

当时提及,国际制裁解除后,国外船商仍然不愿意运输伊朗石油。主要原因是美国对伊朗的一些尚未解除的制裁,禁止在伊朗石油交易中使用美元,也不允许美国金融机构及其他企业涉入,为伊朗造成巨大阻碍。

别看曾国军如今搞的民企公司,但他自己出身可是正规的国家队。10年多前曾国军下海时,已在华北油田干了20多年,是个钻井老员工。他看准长庆油田大发展带来的机遇,再加上当时华北油田效益不好,大幅减员,曾国军决心下海一搏。2006年,东拼西凑攒出480万元,雇佣了几个因为效益问题被井队清退的农民工,曾国军拥有了第一台钻机,组建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钻井队。那时起,曾国军就暗下决心,不贪大,不求快,稳稳当当走下去。

分析师表示,预计中石油未来还将继续推进未上市资产的重组和混改,包括油服、医院和酒店等。

伊朗高级官员当时称:“目前,伊朗的石油交易面临金融、银行以及保险等各方面问题,虽然自解除制裁以来略有改善,但伊朗依然面临严重问题。”

出身于正规的“国家队”,又有着过硬的技术和管理作支撑,曾国军和他的钻井队很快在长庆油田站稳了脚步,到2008年最辉煌时,一年能打16口油井,进尺多达35000米。各采油厂、作业区都和曾国军的队伍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重组变身后连续四涨停

独立油轮所有者协会(INTERTANKO)总顾问Michele White透露,由于美国禁止伊朗交易时进入美国金融系统,尤其是不允许以美元进行交易,外国油轮不愿意继续和伊朗交易。

即便是那时活多钱好挣,曾国军都没想趁机长胖点,他没动扩张的心思,直到2011年才买了自己的第二台钻机,仍旧把业务锁定在风险小的油井上。“很多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其实并不懂钻井,打油井挣着钱了,看气井价格高,就想再买新钻机打气井。但气井价格高,相对的,技术要求也高,风险也高,一旦市场需求发生一点变动,这些新买的钻机就很容易砸手里。”曾国军说。不贪大,这是民营钻井队劣市求生的保险绳。

昨日,*ST济柴再次涨停,这已经是其2017年五个交易日当中的第四个涨停。公司股价如此强势,与其2016年年末发布的几则公告有关。

这导致的结果是,自1月份解禁到4月中下旬,仅有8只国外油轮运载约800万桶石油往欧洲,相当于2012年前10日的销售水平。

对于钻井市场,曾国军有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市场不会一直全线飘红,油田也不可能无止境地上产,买太多钻机,面铺得太广,就会增加经营风险。市场稍有被动,这些资产就会变成包袱。

2016年12月29日晚间,*ST济柴发布公告称,2016年度,公司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并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了中石油集团持有的中国石油集团资本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不过现在看来,这些问题突然之间解决了。路透报道援引希腊Dynacom Tankers Management油轮租赁经理Odysseus Valatsas称,油轮运营商正在为伊朗提供服务,而外界对此并没有异议。Dynacom预留3艘油轮为伊朗运送原油。

没有大规模的扩张,曾国军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两个队伍技术和管理提升中。稳定的表现,出众的业绩,让曾国军的队伍,在今年民营钻机淘汰过半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争取上工作量。

目前,中石油持有的中油资本100%股权转让至公司的股东变更工商登记手续已办理完成。中油资本已取得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西城分局换发的《营业执照》。上述变更登记完成后,公司成为中油资本的唯一股东,中油资本成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并已过户至公司名下。

报道称,国际油轮能够重新为伊朗运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由代表着13家国际顶级船舶保险商的International Group of P&I Clubs在4月临时将所谓的“fall-back”船舶保险额度由7000万欧元提升到了1亿欧元。

“打井,绝对不能贪眼前那点利益。不能说好不容易争取到一口井,偷工减料,今天出点事儿,明天出点儿事,影响甲方产能进度。这样是自绝后路,最终挣不了钱的。要想在这种形势下还在市场存活,就得把速度冲上去,把质量提上去。”曾国军说。

由于2014年、2015年连续亏损,*ST济柴被“披星戴帽”。2016年,*ST济柴仍无好转迹象,前三季度共计亏损超2亿元。

船舶经纪商Banchero Costa的Luigi Bruzzone表示,在制裁解除后的头几天,伊朗只有本国船舶装上了原油,这主要是因为在寻找保险和再保险上面临的多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