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天然气对外合作项目总体开发方案审批,让创新成为发展的第一动力

 区块链     |      2020-04-23 16:36

推进能源革命及绿色低碳清洁能源体系发展,是我国新时代能源发展的重要突破点。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实现高质量发展,要由规模扩张向质量效益型发展转变、由依靠投资拉动向创新驱动转变、由高耗能高排放向绿色低碳转变、由行政化管控向市场化运营转变、由主要依靠国内向提高全球竞争力转变。

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煤层气行业再迎发展机遇。

编者按:

一是新时代能源发展要由要素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大力加强技术、管理和商业模式等创新,大力推动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加快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和行业技术标准引领能力,让创新成为发展的第一动力,以降低可再生能源投资和运维成本,因此,要深入研究和突破一批关键核心技术。

根据《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国家发改委日前宣布取消“石油天然气对外合作项目总体开发方案审批”,并公布事中事后监管措施。其中,针对备受关注的煤层气对外合作项目,相关负责人表示,由“审批”改为“备案”的重大管理调整,将对我国营造优良营商环境,进一步积极利用外资,促进煤层气产业规模化开发利用产生重要意义。

近年来,随着油价下跌,东部老油田陷入发展困境,高油价下隐匿的深层次问题逐渐暴露出来,为了生存,石油企业纷纷转型,探索可持续发展之路。转型是否意味着放下主业,拓展其他领域?中国石化江苏油田的探索给出了答案。

世界主要发达国家都在实施以技术为支撑的能源转型政策。总体上看,未来能源行业将逐步与大数据、虚拟发电厂、智能电网、物联网、共享经济和区块链技术、数字技术融合,能源的发电成本将不断下降、能源投资重心向绿色清洁化能源转移,产业结构和能源消费结构进一步优化。中国在《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计划(2016-2030)》中对可再生能源、先进储能、智能电网等技术都制定了发展路线图,技术创新已经成为未来能源转型的重要战略支撑。

变化一出,很快在行业引发热议,多位业内人士纷纷向记者表示认可新规。但也有观点认为,“备案制”在带来新机遇的同时,也伴随着一定挑战。如何确保将“减负”真正落到实处,并做好规范、监管等系列工作,是下一步的关键问题所在。

阳春三月,走过4年多“寒冬”的中国石化江苏油田,主要生产经营指标出现了“暖色”:产量递减速度、盈亏平衡点、亏损额同比明显下降;与此同时,SEC储量、外部市场收入、劳动生产率同比上升。企业效益由此好转,2018年油田分公司同比减亏50多亿元,勘探局有限公司整体扭亏,今年一二月以来继续保持这种良好势头。这是江苏油田深化改革、转型发展的结果,更是立足主业、多业并举的结果。

二是新时代能源转型发展要充分考虑我国历史条件的约束,着眼于现有能源体系的整体协调发展。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契机,提升能源行业整体价值创造能力和市场竞争力,让协调成为中国能源转型发展的内生特点。

外方发挥了积极作用

对于江苏油田的转型实践,江苏石油勘探局有限公司、油田分公司总经理李东海强调:“转型发展不是不要油了,而是更重视油,不是把主业‘蛋糕’做小,而是要想方设法做大。”

尽管非化石能源成为世界能源转型与发展的方向,但中国的能源结构中石油天然气比重仍然偏低,特别是天然气行业正处于黄金发展阶段。做好新旧能源产业的协调发展将是能源转型长期面对的问题,要在保障能源安全与减少对化石能源的依赖之间协调和平衡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油气能源体制改革提出要全产业链协调发展,通过进一步完善竞争机制,推动竞争性市场的建立,提高产品供给质量和效率,提升行业整体价值创造力。从区域看,我国西部能源密度比较高,东部是耗能密度、负荷密度比较高,存在区域分布不平衡。我国的现实情况是主要靠西气东输、西电东送、北煤南运等大型长距离运输工程来解决,未来也可考虑有效利用中东部的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推动分布式能源的发展,让中东部地区成为能源的消费者和生产者,从而缓解能源区域间发展的不平衡矛盾。

合作却也经历波折

转型是油企唯一选择

三是提高能效,发展可再生能源是新时代能源转型主要路径。为此必须调整产业结构,限制高耗能产业发展,继续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提高能效是能源结构改善的关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能效提高了5倍,能源结构有了很大改善,但是能源强度仍然偏高,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5倍,是日本的4.9倍,还有很大改进的空间。提高能效必须要调整产业结构,要限制传统重工业和高耗能产业的持续扩张。比如,我国长期以来对房地产行业的依赖,又带动水泥、钢材等产能的大规模发展,但其中包含着大量的资源浪费。另外,房屋建设质量和地方大量住房的空置率加大了能源消耗强度,需要加以改进。在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集聚化过程中,产生了城市雾霾、堵车、垃圾围城等问题,因此,要建立真正适应人居的友好城市,摆脱传统工业化发展的路径。

“煤层气作为一种非常规天然气,开发技术难度大、投资规模大、风险高。发展初期,为引进国外资金、先进技术,我国设置了一批对外合作区块,以此引领推动产业。目前,正在实施的煤层气对外合作项目有20项,合作区块面积约1.67万平方公里,占到全国煤层气勘探开发区块面积的35%以上,是我国煤层气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充分肯定了合作项目的作用。

“能源领域正处于深刻转型期,全球油气发展正在经历从油到气、从常规到非常规的拓展,能源消费清洁化低碳化势不可当。市场经济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百年老店无不经历多次转型。中石化面对变革调整的大势,要积极主动转型升级。”中国石化董事长戴厚良在去年年中工作会上指出。

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是世界各国能源转型的主要目标,主要发达国家都在加快向太阳能、风能及生物质能能源转型进程、提高能源安全减少对化石能源的依赖。从全球趋势看,发电成本的持续下降是世界能源发展进入新时代的重要信号,风力和太阳能光伏发电已经成为可再生能源投资的两个主要领域。我国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规模增长速度很快,太阳能和风能发电设施将取代传统发电厂成为电力系统的支柱,因此需要更为灵活的供需双向匹配。随着分布式能源和电动汽车的兴起,智能电网技术成为推进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应用的主要方向之一,目前主要发达国家将基本完成智能电表的升级,发展中国家市场也在兴起,逐渐成为电力消费的新模式。

如其所言,我国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引入“煤层气”概念,并掀起勘探开发的热潮。彼时,由于缺乏开采技术、设备及相关经验,外资成为其中的主力军。“而且在初期,外方合作者多是德士古、菲利普斯等世界知名企业。截至目前,对外合作投资约占我国煤层气勘探开发总投入的1/3,即便在全国煤层气勘探投入大规模持续减少的形势下,外企也承担了相当大的勘探工程量,依然功不可没。”国家能源委咨询专家委员会委员孙茂远表示。

对江苏油田而言,转型形势更加迫切。除干部员工思想观念滞后外,资源减少、生产成本高、人多油少等因素严重制约企业发展,油田一度陷入亏损境地。

四是新时代的能源转型需要制度上的根本保障。既要发挥市场的内生活力,又要发挥政府在各种财政、金融、税收等政策制定中的作用。结合我国的实际状况,需要借鉴国际经验,完善创新驱动包括科技创新、管理创新、金融创新等手段,建立激励相容的制度安排,不断完善立法并加强监管,构建高质量的绿色低碳的现代能源经济体系。

然而,对外合作的历程也非一帆风顺。多位受访者不约而同向记者提及,20多年前,外资力量争相进入的热情实际已不存在。相反,近10年间国外大公司几乎全部撤离,合作方现以中小企业为主,资金、技术等均不可同日而语。

江苏油田经过40多年勘探开发,主力探区的探明程度超过80%,资源接替十分困难,低油价以来的4年,原油产量每年以10%的速度递减。域内产量稳不住,域外没有新区补充。而且,江苏油田是中石化上游板块中唯一没有域外规模储量与产量补充的企业。

因此,要加强作为事前性制度安排的政府监管,和法律制度进行互补,有效保障能源的转型发展。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制度完善与创新是新时代中国能源转型与发展的关键。

同时,“因合作形式五花八门,租赁、合资等皆有之,加上我们对外方的管理相对混乱,缺乏有效的违约、清退等约束机制,甚至让个别外方投机、钻空子。长此以往,导致合作区块开发相对滞后。”孙茂远称。

成本高成为江苏油田扭亏脱困的最大障碍。油田相对固定成本占比超过80%,吨油完全成本在中石化上游企业中处于最高。操作成本可挤的水分有限,控本降本的难度大。尽管采取了很多办法,吨油成本同比逐年下降,但目前仍处在较高线上。